首頁 >> 專家觀點 >>專家觀點 >> 易鐵:社會轉型期我國傳銷群體心理研究
详细内容

易鐵:社會轉型期我國傳銷群體心理研究

时间:2012-05-28     【转载】

社會轉軌時期泛濫的傳銷現象,形成一個滾動發展的傳銷群體,按了葫蘆起了瓢,此起彼伏生生不息。無論是異地傳銷,網絡傳銷,抑或非法集資類傳銷,其群體心理都是可以作為社會學研究課題,相比瘦肉精、毒奶粉、毒饅頭、郭美美一類負面新聞的相對單一性,傳銷群體集中了各種群體心理的負面元素,間接反映當下社會現狀,直接標注了道德淪喪的驚人速度和尺度,攪擾了人們心中的中國夢。

    價值觀混亂的社會空氣,滋生傳銷附帶效應的土壤,決定了傳銷不僅僅是犯罪現象,而是一個社會現象。從整體上傳銷群體造對社會誠信的破壞,主流價值觀的沖擊,破壞正常市場經濟秩序;從群體心理層面而言,在提倡和諧社會觀念的社會管理層面,基層政府應對緊急突發事件,以及引導各種具備潛在共同心理的社會群體,都有很直接的啟示。

本文針對各種傳銷的群體心理,及其交叉放大后,疊加社會環境、輿論環境所導致的現象及案例,綜合分析歸納,告訴你為什么他們會飛蛾撲火,為什么會知錯而為,為什么迷戀傳銷,到底有多少種因素導致傳銷陰霾揮之不去。盡可能給讀者臨摹一個完整的傳銷群體肖像。

傳銷群體的認同感、歸屬感

    銷氣氛的維持,確保成員心中的認同感、歸屬感,對傳銷組織的生存至關重要。成形的傳銷團伙會自發形成群體心理。體現在初期接觸傳銷的洗腦流程中,以不斷重復現身說法方式,來尋求認同感,譬如你是學生找留學生和你溝通,你愛好藝術給你找個畫家,你是律師給你找有公檢法經歷的人溝通,你是商人給你找個更有錢的商人溝通。通過以往工作、生活經歷、甚至個人愛好的展示,一方面壓制被洗腦者的抵觸情緒(你沒資格和我叫板),一方面尋找認同感令其放松戒備,為深度洗腦做鋪墊。用各種人的各種身份,反復的現身說法灌輸,誤導邏輯思維,令參與者認為“這么多比我還聰明的人,被騙的可能性不大”,從而進入喪失獨立思維的催眠狀態。

    通過各種方式各種人不斷的重復謊言、扭曲的價值觀、錯誤的邏輯、杜撰的合理合法證據(既傳銷術語“復制”),強調群體意識,令傳銷參與者言談舉止、思維方式,提問回答,都遵從一個統一的模式,在行為及思想中制定各種規矩,如果逾越這個框架將遭受團伙各種形式的批評甚至懲罰。

    如“連鎖銷售”傳銷的七天標準洗腦流程,傳銷團伙將一整套歪理邪說,用不同的人換不同的方式講述,如果有耐心聽下去,總會有一個人的誘導能觸動你,也許是你的老同學、老同行、甚至你的前輩“耐心勸服”,也許是某一個被深度洗腦后的“真誠現身說法者”,用眼淚、下跪、哭訴這種極端行為打動你。傳銷參與者在聚居地日常生活中,一個粗線條的《經管20條》,加上各種《生活復制》,會有各種各樣的違背人性基本常識的規則約束,禁止吃肉喝酒、禁止看電視報紙上網、禁止與陌生人交談、保密、穿著打扮的約束,用批評和罰款等方式,塑造一個貌似正規、實則自我封閉的團體行為準則,營造出群體認同感,并且洋洋得意自稱為“沒有穿軍裝的部隊”。

    任何傳銷種類,均要求新進參與者多考察幾天,多了解幾天,在反復灌輸中尋找與你的共鳴,不停的溝通交流試探你的底線,一旦產生一次共振,撕開心理防線缺口,暴富的欲望就會難以抑制。

    歸屬感是迎合每一個人內心的感情渴求,這張感情牌在異地傳銷組織中,從端洗腳水、遞洗臉布等噓寒問暖方式的原始運用,發展為“前三天感情留人后三天行業留人”的標準化操作,進而發展到現在的各種欲擒故縱的引誘技巧。大部分情緒低落、意志消沉、感情有裂痕的人,在這張感情牌和暴利誘惑的雙重夾擊下,抵抗力大幅度下降,此種原因進入傳銷的人,自我反省的可能性極低,其對傳銷團伙的歸屬感極強、信任感極高,“這么多好人怎么會騙我呢”就是最常見的心態。因此我們經常能看到盲從的傳銷參與者,痛哭流涕的抱怨家人不支持自己賺錢。

    歸屬感,通過營造溫馨環境讓人產生錯覺,無法拒絕“溫馨環境”,潛意識中拒絕回家面對指責,懼怕現實環境的競爭。這種在異地傳銷底層的認同感歸屬感,有很多極端表現,筆者在反洗腦溝通案例中,經常遇到一些參與者明知是騙局,并認識到風險及危害,卻因為與家人或者配偶的尖銳對立情緒,產生強烈逆反而滯留傳銷團伙,但是身在傳銷團伙卻不拉人,耳熏目染兩三個月之后,卻還是抵擋不住誘惑主動參加。這種心態非常類似婚姻問題中,因為配偶對感情處理不當,則尋找其他人作為感情宣泄對象進而導致感情裂痕的情況。

傳銷團伙內部最主要的事情是“學習”歪理邪說,工作內容是演講歪理邪說,開會內容是組織歪理邪說,管理團隊是運用歪理邪說,一切的一切圍繞著歪理邪說為中心旋轉。

    “重復是一種力量,謊言重復一百次就會成為真理”。“戈培爾效應”在傳銷群體中的運用,不停重復群體成員的共識,隱藏分歧和“負面”(預防打擊傳銷的宣傳稱為負面)。久而久之形成群體價值觀。長時間身處其中,扭曲個體價值觀,令參與者沉迷而不自知。意志不堅定的人,在遵從道德和崇拜金錢兩個極端之間左右搖擺,經歷過一段時間的填鴨式灌輸,放松心理戒備而被洗腦。

    調查中發現,很多脫離傳銷群體一年以上時間的人,依舊迷戀傳銷環境,認為自己沒有能力賺錢而錯失機會,無知到這種地步令常人無法理解。

暴利誘惑下的群體性盲從心理

    經濟社會中重商主義的大環境,一切以市場經濟調節為杠桿,趨利性為這個時代最主要的前進驅動力。在跟風心態嚴重的中國社會環境,盲從心理在趨利狀態下,尤為顯得突出。搶鹽風潮反應出來的非理性群體盲從行為令人無奈,而傳銷群體則是把群體心理中的趨利和盲從結合的完美無瑕。

    老舊的傳銷認知中,總以為傳銷會有課堂、有講師,而目前的傳銷已經突破人們的認知,進入各種全新的群體心理運用中。異地傳銷中以廣西傳銷為代表,一對一洗腦的技巧從直觀感覺上直接改變了“課堂與講師”的傳銷認知,發展為“大課堂環境”,在一個相對封閉的小區環境,一個城鄉結合部區域,大量集中租房居住,身處其中,行走在路上,都會有意無意的遇到各種各樣的傳銷人,通過打招呼或者特有的識別方式(眼神、穿著、肢體語言、鄉音等)形成群體意識,或者定時定點的自發性公開集會(南寧五象廣場、桂林金山廣場、來賓公園等),形成特有的廣西傳銷洗腦環境,這種全開放的“大課堂”,無拘無束的人身自由,顛覆了老舊的傳銷認知。這樣的“大課堂”要比小黑屋里的傳銷課堂,具備更強大的同化能力,身處這種數百人甚至上千人的廣場中,任何人都會有一種“主流”的感覺,從而產生強烈的盲從心理。

    從非法禁錮暴力方式,用強制灌輸的洗腦方式,到開放式自由“考察”,制造并且利用環境因素洗腦,是異地傳銷最大的一個轉變,其中以廣西傳銷自由度最高。

    網絡傳銷中盲從心理,以最空洞無知的網絡資本運作為代表,通過大量發帖,聚集網友在QQ群,定時在歪歪語音聊天室中,在虛擬的互聯網中營造群體氣氛,每天定時聚集進行激勵、虛偽的關懷,三五個口若懸河的鼓惑者,就能帶動一個小群體從而維持盲從的狀態。百度中搜索反傳銷和傳銷的二級關鍵字,很多都是網絡資本運作傳銷這些人的發帖,密集的發帖讓小部分不熟悉互聯網心態的人產生錯覺。這種狀態與網絡中某些偏激網絡社區類似,具有極大的煽動能力和擴散效應,網民的盲從浮躁顯露的淋漓盡致。

    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勒龐在《烏合之眾》中指出,個人一旦進入群體中,他的個性便被湮沒了,群體的思想占據統治地位;而群體的行為表現為無異議、情緒化和低智商。個人一旦成為群體的一員,他的智力立刻會大大下降。即便對于網絡傳銷來說,只是互聯網開放性造就了群體,心理層面效果還是一樣。

勵志與成功學造就的群體亢奮情緒

    上世紀九十年代,成功學進入中國,各類講座、書籍、“成功人士”層出不窮,從集體催眠的成功學講座,演化到最新的團隊激勵培訓,漸漸被各種企業培訓融合進公司培訓管理,算是功成正果。

    而在各種傳銷組織的演講中,妖魔化的成功學依舊流行,講師們用夸張的音樂、混亂的邏輯比喻,拋棄道德倫理的拜金主義思想,揮淚如雨的激情繼續著他們的演講,把成功的定義縮小到純粹的短期利益,蠱惑大批盲從者參與其中。傳銷最新變種中,也認識到這種激情演講被排斥,將其漸改為單個激勵以后,重點制造各種理論,嫁接各種專業名詞、政策法規、消費理論,捏造各種歪理邪說,不停的復制灌輸(聽課)來確保參與者沒有產生懷疑,用不停的金錢激勵維持參與者的非理性亢奮情緒,由此演化出無數難辨真假的傳銷現象。

    而在網絡傳銷中,尤其是電子商務外衣的網絡傳銷,再遭遇真正的電子商務的質疑之后,總是轉移話題以個人收益為借口,來轉移外界質疑,同時排斥提問者。因為他們沒有相對固定的洗腦環境,只能用語言技巧來維護,炮制的新聞層出不窮,不停更新的歪理邪說來維持群體的亢奮,從而達到思想和情緒的控制。

    在非法集資類傳銷中,以私募股權PE和原始股為代表的傳銷人群中,依舊沿用“某某某已經賺錢買車買房”的這種激勵手法,在信息不對稱的人群中,擴散效應非常快,筆者常見一些PE傳銷在一級二級城市無法存活,而進入三級城市和縣城用這種操作,短期內處于觀望的人群會迅速盲從進入亢奮狀態,其現象和新聞曝光的“江蘇泗洪寶馬鄉”現象完全一致。這種案例在PE傳銷集中的東北和浙江,因民間閑散資金充足,傳銷的潛在爆發力非常強。(這一點直接反應了現在預防傳銷的宣傳死角,和一些基層執法人員敏感性不夠的缺陷。如果基層執法人員在第一時間發現傳銷,第一時間登報聲明抑制潛在參與者群體的亢奮情緒,則該傳銷會在當地迅速土崩瓦解。發現的越早,登報的越早,爆發的可能性就越小。近期各媒體圍堵曝光各種網絡傳銷后,均可以查看到立竿見影的效果,基層執法近身圍堵,媒體迅速跟進曝光的策略,達到快速反應,形成機制化聯動操作,幾個接壤地區地方媒體的聯手可以迅速滅殺各種隱蔽的傳銷變種,從而避免傳銷擴散后抓人難執法難的窘境。)

    在個體層面,傳銷參與者運用自己學到的歪理邪說,博取團伙內部成員的“崇拜”,進而成功發展下線,都會給參與者本人極大的成就感和優越感,當團伙內部這種“優秀人才”比較多時,內部亢奮情緒就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延續,延緩清醒的時間,這也就是各類傳銷群體中為什么要不停強調“復制”的原因之一。

    意志薄弱的人,疊加缺乏常識和專業知識,會非常留戀傳銷群體中的氣氛,一方面是群體中的“溫馨”,關鍵還是共同目標下的互相激勵,大幅度刺激荷爾蒙分泌,維持假亢奮愉悅情緒,喪失獨立思維。

掌握先機和掌握潛規則的投機心態

    網絡傳銷群體中“消費資本論”以理論支柱,經過“電子商務、拉動落后地區經濟、解決就業、文化產業、振興三農”等包裝,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公眾視野中混淆視聽,傳銷群體蠱惑新經濟模式,新思維方式,將自己偽裝成先知先覺者,大肆傳播歪理邪說,與老舊傳銷相比,穿上一個新技術、新理論、新政策的外衣,欺騙性極強,這類傳銷洗腦課程中會嫁接各種宏觀經濟環境下的國家政策,經過該公司于相關機構合作,推行新的營銷模式,往往令很多高素質人群被蒙蔽。

    異地傳銷中,則更多以一個“前所未有的機會”出現,捏造國家暗中支持的各種說辭,而后國家通過打擊傳銷的“宏觀調控來控制整體發展”,給人一種掌握潛規則投機的假象,這也是最具抵抗性的歪理邪說,無論你做什么樣的預防傳銷宣傳,傳銷群體就用這個萬能擋箭牌全部應付,至于這個“調控擋箭牌”具體內涵,則直接被盲從心理無視。

    在某些常識極度匱乏的傳銷群體中,甚至有傳銷參與者以自己掌握先機和深諳潛規則而自豪,每日高談闊論談經濟理論和國家政策,令人哭笑不得,這種現象在每一個傳銷群體中多少都存在,也是新的傳銷歪理邪說制造源頭。

    最近一年多來資本運作傳銷群體沒能挖掘到亢奮素材,居然把“傳銷群英會”舊聞改個時間翻炒一遍,五月份居然在南寧傳銷群體中流傳出“上海東方日報頭條:國家投資廣西五萬個億,打造七千萬個百萬富翁”的幼稚短信,在低素質傳銷群體中傳播的沸沸揚揚。近日有傳銷參與者家人告訴筆者:“父親給我看完這條短信后,痛哭流涕的勸我趕快辭職,把握機會去南寧考察”。

    潛規則流行,社會中是存在這樣的空氣,盡管很多人可以躲開這樣那樣的傳銷騙局,卻依舊在這種錯誤的價值觀下生存。

傷害傳遞的假幣轉手心理

    絕大部分參與傳銷的人,在經歷初期的亢奮后,多少都會意識到有種被套牢的感覺,但是一方面基于投機心理,更主要的是難以面對經濟損失。這種現象尤其集中于高額入門費的傳銷種類。比如流行南方各省份的21份¥69800以上資本運作異地傳銷,其入門費就6.98萬(去除返還后5.08萬),疊加家人重復投入成本,總體損失十幾萬甚至五六十萬之多,脫離傳銷首先面對的不可承受的經濟損失,很多參與者進退兩難。在這種情況下產生的心理,如同自己不小心收到一張假幣,往往一心想辦法把這個假幣花出去減少自己損失,這種是普通人的常見心態。將自己的損失通過傷害他人轉嫁出去,而忽略道德修養,在轉手這張假幣的同時,還必須告訴被轉手的人,這張是真幣你要相信,否則無法轉手,形成一個惡性循環。

    從假幣轉手的對象分析分為三種,家人和親戚、朋友同事、陌生人,假幣轉手心理上有兩個方向,發展下線的由家人---朋友----陌生人,這種情況更多是在異地傳銷中發生,所有人都叫不到的時候會在QQ、網絡游戲、世紀佳緣等交友網站以網戀交友方式發展下線,以此堅持傳銷,進入博傻心理中的投機心態。而低素質人群中的假幣轉手對象,往往是縮小到直系親屬范圍,眾親友皆知的傳銷參與者(傳銷術語:市場被破壞),用盡各種極端手段強迫家人參與,甚至用阻止子女自由戀愛為要挾,強迫子女戀人加入,令子女在孝道和愛情之間倍受煎熬。

    網絡傳銷更多情況下直接是從朋友甚至陌生網友開始,道德風險對參與者來說本來就比較低,于是這個假幣轉手的時候更加“心安理得”。轉手過程中,相當一部分人因為長期身處傳銷洗腦環境,意志薄弱,價值觀扭曲的狀態下,轉手出第一張假幣,緊隨而來的賭博心理會令其推銷第二張假幣,知錯而為,導致越陷越深直至無法自拔。

博傻理論之下的賭博心理

    當傳銷參與者操作一段時間后,多少都會意識到風險性,也會觀察周邊環境判斷風險系數,評估個人風險,激勵會令其產生“博一次”的投機心理,這種心理在低投入門口的網絡傳銷中大面積流行,偏向虎山行的行為,會令參與者進入第二個情緒亢奮期,由此引發諸多“有膽有識者的機會”之類的投機心理。

    筆者個人通過各種渠道接近各種網絡傳銷群體,在資深傳銷人員中,大量存在著明知是傳銷而繼續熱情參與的人,其中以網絡資本運作最具代表性,其傳銷模式極其膚淺,稍有常識者均可識破為傳銷騙局,而且大部分參與者,均清晰知道為傳銷。人員發展對象重點放在從異地傳銷中處境兩難的人群,利用這個人群急于翻本的心理,發展下線。基于這個人群長期被封閉洗腦反應遲鈍,拉到一個賺一個,拉到兩個賺一雙的心態,典型的博傻心態。看誰能找到這種傻子,賭一次自己能找到兩三個,任由傻子下線發展人員,就可以坐收漁利。于是所有異地傳銷關鍵字,甚至二級三級關鍵字,均能看到“網絡資本運作”傳銷分子大量的重復性發帖,帖子中均備注落款的“網資”身份,更有甚者居然偽裝成民間反傳銷身份,諸多真正具備價值的反傳銷資料,均被網資傳銷的發帖淹沒。

    這種博傻心態,在各個層面所接觸到的各類傳銷人群,或具有這種潛意識,或者赤裸裸的表現在口頭。譬如其中最為經典的傳銷網頭謬論“這么多傻子不騙,別人會騙的他更慘”,這種心態驅使之下,偏向虎山行的老傳銷分子群體,不停轉戰與各個傳銷網絡中,一次又一次運用“成功學”欺騙老百姓。而這些人,往往不具備操盤經驗和網頭帶團隊經驗,是所有新種類傳銷快速泛濫的盲從推手,在表面上將自己包裝成各種善良和成功人士,一身的銅臭味。在法律層面上來說,這個特定人群卻恰恰為組織領導傳銷罪打擊范圍之外的人員,由此可見,網絡傳銷的此起彼伏中,潛伏了多少博傻心態的傳銷賭徒,成為一個又一個傳銷高潮隱形的推手。

    博傻心態在網絡資本運作一類傳銷中,因為其下線發展基于陌生網友,表現的最為突出。對家人朋友,這些人還尚存理智,但是對陌生網友則是徹頭徹尾的詐騙,徹頭徹尾的謊言。

    長期處于充斥各種“賺錢”“成功”的小環境,趨利避害的本能,為了洗腦留人不斷的說謊圓謊,形成極度自私自利,善惡不分,純拜金主義的群體價值觀。不論能不能博到傻子當下線,在這種心態嚴重的群體中,群體智商均大幅度下降,時間較長的個體智商下降以及思維反應遲鈍,都是很明顯的特征。

傳銷團伙的群體排他性心理

    排他性,在異地傳銷中表現最為突出,也是傳銷暴力的思想根源。穩定群體認同感和歸屬感,維持現有傳銷成員不流失,才能保證繼續發展新的下線,這是傳銷團伙的最重要的“工作”。任何可能改變傳銷團伙成員現狀的言辭、新聞、電視、個人行為、實業引導、工作推薦,甚至親情感化,均會被傳銷團伙排斥。進而發展為對每一個主動接近的外人,均抱有強烈的防范心理。不接受傳銷理論者、不能參與者、當地人等,即便是直系親屬,均被傳銷團伙視為異類。

    同時在異地傳銷操作中,傳銷團伙用極其詭異的“保密”規定,約束成員不對外界談及自己“事業”,即便對配偶也盡可能的保密,為了保密可以肆意撒謊。一方面是為避免對方的防范和抵觸心理,方便一次性洗腦成功或者避免暴露(傳銷術語:保護市場);另一方面為了躲避執法打擊防止外界滲透。異地傳銷最新變種,最為詭異的“北海精英團隊”傳銷,告知家人自身情況中,所在城市、工作、住址、所用電話等等一切,全部是“標準制式的撒謊”,回家拉人頭時甚至連傳銷電話都提前藏匿。這種“保密”行為形成習慣后,參與者就會不惜代價,為了圓謊而無限循環的“出口成謊”。因此很多人發現家人參與傳銷后,無法判斷那句話真話那句假話,前言不搭后語,直接摧毀了最基本的信任,徹底扭曲了人性,是最具標志性的傳銷后遺癥。

    在低素質異地傳銷團伙中,走一個人往往會影響一群人甚至團伙崩潰,傳銷網頭煽動慫恿團伙中的中青年成員,付諸武力解決“留人”問題,對抗任何一個拆散其團伙的傾向性行為,美其名曰“給機會、看懂機遇、保護家人”。從而我們能在新聞見到此起彼伏的傳銷暴力行為,甚至瘋狂到毆打執法人員,沖擊執法機關的群體暴力事件,給社會管理造成巨大的安全隱患。

因為長期復制灌輸,越是單純幼稚無知的人,其排他性越強烈。其心理出發點與前面所表述的群體認同感緊密相連。如果你行為舉止令其團伙成員感受到“否定團伙認同感”的傾向,那么所有團伙成員都會極力否定你的說法,如果你的觀點令他們無法反駁,他們會從你個人本身因素尋找任何可以貶低的說辭,否定你個人,從而否定你的觀點正確性。如果無法否定你的人,那么就會在這個基礎上創造新的歪理邪說,來整體性的對抗外界干擾,穩定團伙,進一步控制內部成員情緒。此類因素造就了傳銷歪理邪說與媒體預防傳銷宣傳的系統性對抗,激化傳銷歪理邪說不停翻新。

    譬如異地傳銷群體里會有“真假體系”的說法,“那是假的,我們是真的,不要相信他們”。宛如在生活中“他家的那是狗,咱家的是犬,有真有假的,不一樣的!”,用各種混亂語言邏輯,排斥一切不利于自己的元素。

    在網絡傳銷群體中,面對各種媒體曝光,傳銷網頭已經形成機制性的撒謊對抗宣傳。比如“報紙上說的是經銷商團隊操作違規,和公司無關”,“總有些居心莫測的人攻擊我們公司,他們妒忌我們賺錢”,“他們是某某某雇傭的槍手”,各種狡詐的語言騙術,對抗外界干擾,久而久之形成群體排外情緒,“我的都是好的,別人的都是壞的”。

在個體行為中,排他性思維體現在對金錢的執迷不悟,知識和常識匱乏的人被傳銷團伙洗腦后,認為這樣好的賺錢機會錯過不會再有,思想中因洗腦后的高度亢奮情緒,任何親友阻止其參與傳銷,均會被其認為是“斷財路”的行為,進而引發各種斷絕關系、離婚等行為,極大的破壞了家庭和諧。

    目前很多傳銷團伙在洗腦初期,面對可預知的家庭成員反對,提前給被洗腦者打預防針,譬如異地傳銷語“夫妻兩個如果有一個人不認可很可能會離婚”,“如果你覺得選擇對了就不要在乎家人看法”,“等賺錢后家人會理解你”,“賺錢以后用錢砸他”。盡管傳銷團伙不會慫恿參與者直接違背倫理道德,但是在參與者心中埋下一個伏筆;參與者如果一旦因家人反對爭吵后喪失理性,其潛意識浮出就會果斷選擇斷絕關系和離婚,從而徹底踐踏和諧社會的最基本倫理道德底線,各種因傳銷產生的悲歡離合由此不斷上演。    

其他類傳銷中,因傳銷群體未能長時間聚居,群體心理有所不同。面對外界質疑的時候,更多的時候是大聲說“你不懂這種消費資本論”“你不懂新經濟趨勢”“你與財富無緣”等措辭,用各種洗腦課程中復制而來的傳銷術語,兜著圈子說你不懂,如果理論不過,則在最后來一句“為什么要和錢過不去,能賺錢就行”。不停的重復自己的“淵博知識和超前思維”來排斥他人的理性分析,如果此時身邊有團伙人員,則這種腔調會更加強勢,以維持自己的權威性避免消極身邊的下線。

  不間斷的心理暗示

    初期接觸傳銷時用的亢奮激勵等,只是為了讓參與者喪失判斷力掏錢買單。而參與傳銷后需要持續性的“精神食糧”用以維持傳銷群體的“積極向上”情緒。來自外界嫁接、斷章取義的洗腦素材不夠的時候,每間隔一段時間,群體亢奮情緒降低之時,傳銷團伙會在身邊尋找各種素材,經過傳銷群體的口口相傳,短信傳播,以訛傳訛,形成了一些別具特色的特征性洗腦素材。通過鄭重其事的宣稱各種洗腦素材,給人制造真實、隆重的感覺,讓盲從者心服口服,死心塌地的相信傳銷歪理邪說。

    每一個經過包裝和嫁接,甚至憑空杜撰的“合理合法”的證據,在其對應的傳銷群體中,都可能令群體“群情激奮”。其中最為典型的案例就是《北部灣集結號》,其編纂者投機取巧將該畫冊進入廣西各地新華書店銷售牟利,一時南寧北海洛陽紙貴,購買者全部都是異地傳銷人,單單因此書誤導而進傳銷的人,筆者粗略計算僅廣西就有數十萬之眾;現如今地方政府及時宣布其為非法出版物,媒體反復曝光,依舊有書店和地攤小販為牟利進行私下銷售,甚至又有牟利者尾隨其后編造了一個北部灣暢想曲當做續集;傳銷人給新來洗腦對象接風洗塵的酒都有專用的“1040”白酒,需求決定市場,足見這些精神鴉片對傳銷人群重要性。

    地攤上、淘寶中出售的非法印刷品,是整個傳銷鏈條中的精神糧食來源,時至今日在淘寶中依舊可以買到各種非法印刷品,據調查最北的哈爾濱肇東“歐萊雅”的異地傳銷人群,都經常性的通過淘寶和“連鎖銷售網”(諸多類似傳銷網站)購買傳銷書籍,用以“學習北部灣精神”,發展其“理論基礎”。

    系統對抗媒體預防傳銷的宣傳,也是傳銷人群的日常工作之一,借此來回在群體內傳播互相暗示取暖。比如廣西傳銷中關于焦點訪談“老總復制的秘密”的無知解釋,居然在一個視頻中能找到二三十個所謂的漏洞,甚至連播音員正常的微笑都被解釋為國家暗中支持的暗示,無知“悟性”捏造出來的洗腦素材,令旁觀者對這種毫無常識的愚蠢無從下手,望“傳”興嘆。

    其他具有代表性的心理暗示典型現象,“來賓政府大樓”被傳銷分子宣稱為國家暗中支持的證據,來賓本地、玉林市區及北流、賓陽、欽州、甚至廣東廉江吳川的傳銷都專程來“參觀考察”;南寧五象廣場的各種景觀造型、南湖公園的石頭,則是全南寧傳銷人津津樂道的國家支持“證據”;北海北部灣廣場的“黑鍋”造型和北部灣一號樓盤造型,桂林金山廣場和貴港市政府廣場雕塑,以及各地城鄉結合部整齊劃一的回遷房居民樓,吸納存款的銀行網點數量多少,均被低素質人群生搬硬套,解釋為各種啼笑皆非的國家暗中支持證據;甚至農行標志中的“ABC”字母,被南寧傳銷解釋為五級三階制中ABC三個級別的暗示(門檻69800的傳銷實際發展中只有ABC三個級別),恨不得門口的樹有三個分叉,都是暗示傳銷發展的三個下線。丁磊、馬云、牛根生、史玉柱均被傳銷人群傳誦為“行業出局的成功人士”來營造名人效應。面對如此眾多指鹿為馬的常識盲區,無力之感頓生。

    具備法人資格的網絡傳銷和非法集資類傳銷,更多時候通過不間斷的媒體炒作,來維持這種心理暗示。各種炒作概念的新聞,與基層領導合影、講話、會議,更有甚者為炒作繞著彎子請領導、專家講話,參與座談會、茶話會,找媒體做廣告或廣告性質新聞,自己開個會給自己公司老總戴上這樣那樣的名人頭銜,花招兒之多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,防不勝防。筆者經常被這種炒作嚇一跳,還以為自己調查不夠縝密判斷錯誤。

    個體行為中的心理暗示,則是通過不斷強調“成功人”士,用金錢包裝刺激參與者,對暫時脫離的參與者,以及未來發展下線,用短信、電話、QQ傳遞心理暗示素材,以維持亢奮情緒。所以在阻止家人參與傳銷的過程中,切斷和傳銷團伙的聯系,是非常重要的因素。

    網絡傳銷人群中“消費資本論”,異地傳銷人群中的“幸福的港灣”,這兩個都主流媒體都未能做較多正面回應,繼續在傳銷人群中流傳,相對“北部灣集結號”這樣的,地方媒體連續性澄清則極大程度上遏制了傳銷人群的亢奮情緒。傳銷群體中的別有用心者,挖空心思尋找各種合法、合理、經濟新思維的理論依據,造就了一波又一波的歪理邪說高潮。傳銷群體作為一個隱形群體,卻往往不被主流輿論所關注,媒體宣傳一般是采用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單一被動應對,預防傳銷的宣傳總是趕不上捏造歪理邪說快,令預防傳銷的效果大打折扣。

法不責眾的潛意識群體心理

    缺乏獨立思維,群體意識中的盲從心理之下,參與者為了互相“取暖”鼓勵取得安全感,極力鼓吹“法不責眾,這么多人要是都當做傳銷打擊了,那國家不就亂了,這么多人怎么可能都做傳銷呢,都是傻子嗎”。久而久之,所謂“合法”、“不合法不非法”的意識,就沖淡了法制意識。這種心態非常切合老百姓的思維方式,在傳銷群體中來回碰撞不斷強化,在各大類傳銷群體廣泛流行。一旦執法部門采取行動打擊傳銷,高封閉洗腦環境、低素質傳銷團伙在這種潛意識,和維護團伙完整的習慣中,亢奮情緒激發導致各種惡性群體事件。

    異地傳銷中,尤其以眾所周知的幾個大規模傳銷聚居地為代表,源自于個別基層執法放水養魚思維,疊加法律操作局限導致的抓放曹現象,令數萬甚至十數萬的傳銷人群因此產生強烈的安全感,公然在各種公眾場合聚集、洗腦、開會,宛如一個常態的社會群體。久而久之在傳銷聚居地,形成一個完整的傳銷產業鏈條,早餐店、飯店、桑拿、理發店、超市、電信繳費廳、菜市場、夜市、書店、地攤兒,傳銷參與者在各個角落均能得到有意無意的洗腦配合。其中部分為傳銷難民維生手段,老板對于配合洗腦手到擒來,很多傳銷飯店甚至推出“行業菜”招攬傳銷顧客;個別地區的聯通合作營業廳,用贈送傳銷書籍促銷手機入網。具備這種“和諧傳銷”的小環境氛圍,長期身處其中,初次進入者因為寬松洗腦環境,立即被強烈的氛圍感染,顛覆自己原有的認知,接受傳銷歪理邪說。更有投機心理嚴重者心中暗呼過癮,放手一搏。

    提高高度來看,這種整體性的制造出人氣旺盛、經濟繁榮的表象,形成吸血式的城市經濟發展模式,刺激當地物價房價不正常增長,形成不折不扣的經濟與精神雙重毒瘤。通過不斷裂變生殖,傳播到全國各地的城鄉結合部,有空樓房空小區的地方就有傳銷的生存空間。

    在網絡傳銷和非法集資類傳銷中,尤其是具備合法法人身份的案例中(世界通、太平洋直購、蝴蝶夫人、美亞國際為典型案例),傳銷網頭通過大規模發展成員,妄圖通過人數眾多,基層政府對群體事件的維穩心理,綁架執法意志;同時用利用地方政府官員急于發展地方經濟,解決就業的心理,欺騙相關領導炒作新聞,捆綁上各種地方政府支持的光環,令地方基層執法操作投鼠忌器;更有甚者,拉攏相關部門人員,許以傳銷金字塔中的高點位,令其坐收漁利而達到變相行賄目的。其陰險奸詐足令所有經濟犯罪類型黯然失色,嚴重踐踏法治社會的基本信條,破壞社會穩定和政府公信力。

中國傳銷密碼:傳銷群體的囚徒困境心理

    目前法律實踐中,所有參與傳銷的資金均定性為贓款,組織領導傳銷罪和非法經營罪中均不予退贓。那么每一個傳銷參與者進入傳銷群體后,且清醒的了解傳銷本質,并不能代表他就會抽身走人。偏執狂一般追求財富的人,往往是窮人,賣房子高利貸參與傳銷的人比比皆是,撈一筆就走投機心態的人則更多。由此傳銷群體表現出一個廣為人知的囚徒困境狀態。

    對那些老傳銷人來說,如果你違背傳銷群體意志,必然被傳銷群體拋棄,而且你一無所獲。如果你假定傳銷群體中每一個成員,都不會說出事實真相,所有成員按照傳銷模式繼續撒謊,看起來是可能賺錢。基于此種心理,傳銷網絡中囚徒們彼此合作,堅不吐實,維持群體氛圍繼續欺騙新進參與者,采取各種防范措施(保密)對抗外界干擾,并且建立懲罰機制以防止背叛者舉報或者破壞。以各種方式給群體內部成員,制造安全感,互相監視督促維持騙局模式。

    而從囚徒困境的各種分析和案例中,以及現實環境中傳銷群體崩潰原因匯總,這種假定心理不可能存在,困境的維持是短期的、必然會被打破的;與此同時專業精神的角度決定,傳銷金字塔結構本身就會導致崩盤,再完美的團隊管理和歪理邪說只能讓崩盤稍有延遲。

    崩盤原因,不出如下三種狀態:首先群體內部成員眾多,性格及價值觀取向會有差異,經濟狀況不同,各種微小事件發生都會導致傳銷成員的“背叛”,人性中不可抹殺的善良、真誠、對下線的憐憫,等等均會打破這種困境。其次,外在因素的干擾(執法操作、媒體揭露),會打破各種傳銷模式的謊言,令被欺騙者反省自身,一個清醒者的高調行為可以打破整個團伙的困境心理,由此引發的團伙崩盤案例多不勝數。再次,每一個保密者基于對外界的封閉或者半封閉狀態,對很多事實真相也一無所知,一旦通過內在或者外在的因素觸動神經,自身囚徒困境心態崩潰,也會導致放棄傳銷“背叛”群體,而這種人本身在團伙內本身就具備影響力,殺傷力更加強大。

    無知、卑鄙者在走進傳銷困境中,會變本加厲的傷害他人,道德淪喪。道德尚存者則會陷入深深的自責,傷害自己。而以上兩者,在當生存困境出現之后,界限會模糊,用好人壞人這種非黑即白的邏輯,不能整體性描述清楚群體現象。傳銷群體將很多正直善良的人,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,漸改為自私自利、狡詐、充滿謊言的騙子,扭曲正常社會認知,最終形成質變。

    由假幣轉手心理,導致受害與施害之間的不確定性,同時也給法律實踐帶來了難題。從傳銷團伙整體發展過程中來看,每一個參與者都是從受害轉變為施害者,先被騙而后牽連親友進入傳銷,達到積累條件完成晉升高級別,然后漸漸變為施害者。很多施害者往往已經是傾家蕩產變賣房產加入傳銷,背水一戰的心態令其無法回頭,必須欺騙,必須堅持,否則無法面對下線里的親友損失。于此同時,傳銷團伙中流行這樣的謬論“你要對親友負責啊,來了這么多人你要讓每一個人賺錢啊,要不怎么面對他們”,這種怯懦心理與賭博心理融合,激發強烈的囚徒困境心理。

    資金門檻越高的傳銷種類,這種被強迫的心態越發強烈。傳銷犯罪不予退贓的法律現狀,進一步激發參與者的幾乎無法壓制的賭博心理:“堅持傳銷興許能騙點錢,不堅持一分錢沒有,還要面對下線親友的追債和指責”。于是從這個群體心態中演化出又一種傳銷歪理邪說“只有放棄沒有失敗”,進而發展為傳銷群體普遍流行的潛規則:“脫離傳銷等于背叛,揭發傳銷等于擋別人財路”。長期扭曲人性的洗腦,傳銷團伙內整體性的持續性的亢奮下,個別先覺者發現傳銷騙局后,著急脫離傳銷阻止新下線進入,而違背傳銷的群體認同感,被傳銷組織排斥出群體之外(傳銷術語:打包出局)。

    異地傳銷調查中,有很多匪夷所思的現象令人費解。筆者在三年中最為奇特的幾個經歷之一:以一個反傳銷者的身份,被傳銷頭目邀請(其傘下團隊成員三百余人,親戚連親戚的魔鬼體系操作),去反洗他下線中準備賣房子堅持的親戚。傳銷規則里互相之間不許有借錢行為(借錢會導致其他下線效仿要錢挽回損失),這個傳銷頭目自己阻止失敗,導致幾個下線抱團防備心極強,兩人絞盡腦汁布局建立信任感,經過兩次和下線面對面溝通,隨后網絡跟進反洗腦近一個月,下線終于冷卻停止賣房子的瘋狂行為。半年后傳銷頭目告訴我,借錢給這個下線開個小飯店做傳銷人群生意(習慣性嘴硬不說退錢)。一個傳銷團伙的組織者領導者想阻止下線,借助外人外力而且是對立身份的反傳銷人才能達到目的,這其中僅存的道德、群體價值觀、貪念導致的刺猬效應、以及扭曲人性的囚徒困境,糾纏交織出這個一個無法理解的案例,人性陰暗面居然是如此的復雜。

    由于筆者經常在網絡面對傳銷參與者,相對溫和開放的態度,與有獨立思維的傳銷參與者經常交流,很多人已經被筆者的分析說服,甚至表達出即刻回家的意愿,而令人遺憾的卻是,相當一部分人會在后期交流中,或明或暗的表達出賭博心理和生存現狀的無奈(退出傳銷馬上面臨著一無所有),繼續無奈的推銷假幣,給筆者丟下一句話“做壞人容易做好人難”。其中有一部分年輕人,是因為全家長輩均參與傳銷而無法說服,也無法面對損失,出于照顧長輩的孝心,被親情綁架堅持傳銷,這種悲慘在現實社會中有多少人可以理解他們?

    三年對傳銷的調查研究,看到太多正直的中年人、善良的老年人、朝氣蓬勃的年輕人,在生存困境下,在下線親友的貪欲“責任壓力”下,將自己的靈魂抵押給了傳銷惡魔,道德血液中僅存的惻隱之心、對現實的怯懦、左右為難的煎熬、本性向善的掙扎、無奈的茍且,以溫水煮青蛙的緩慢節奏,讓自己沉淪在欲望的泥潭而不能自拔。

    更有不少好逸惡勞者,看清楚傳銷本質后,奔走在隱形傳銷群體之中,尋找各種“賺錢先機”,是每個新傳銷開盤后的首批擁護者;在各種場合傳播“賺錢新思維”“新經濟模式”,屢屢碰壁虧錢,卻總是認為自己沒有把握好機會,屢敗屢戰的頑固,法律意識淡薄到極點,道德淪喪到無法用理性來描述,人性被踐踏的無以復加。

    在傳銷重災區,因傳銷難民聚集而誕生的各種網絡傳銷、集資類傳銷形成互相“競爭”互相舉報的局面,足見形勢之混亂。傳銷的網頭們則把這種騙術騙局,心安理得的稱之為生意,“做網絡的,是需要很大心理承受能力的”,“做網絡都是AA制,沒有借錢這個行規的”,“這次盤沒有開好,下次要記住這次教訓”,“沒人有權利說我們是傳銷,能賺錢就行”,“這次小玩一筆,是個機會,賺個一兩百萬就撤退”,冷血漠視下線的各種悲歡離合及傾家蕩產。

    相比社會中其他類型的詐騙犯罪,這些網頭知道什么時候進,什么時候退,什么時候舉報自己,什么方式擺脫責任,什么時候什么方式洗錢,什么時候尋求保護,在這個小圈子里流行各種欺騙手法,不停交流借鑒,左沖右突尋找機會暴富。傳銷癡迷者將自己的人際關系、個人信譽、道德倫理,變賣成金錢,偽裝成各種各樣的先知先覺者、成功人士,除了滿嘴歪理邪說混亂邏輯之外,外人感覺他們就是一個市儈、善于鼓動的商人。無所事事一無所長,以及好逸惡勞的習性,疊加上現階段法律懲處力度不夠,造就了這個隱形群體中的傳銷領頭雁,長期制造、經營騙局,創造了一個又一個“輝煌”的傳銷大案。

    無論哪種傳銷,都具備典型的囚徒困境心理,都在或明或暗的思想意識中,強迫所有參與者堅持傳銷。老傳銷人覺得錢少還想騙,新傳銷人不甘虧損努力去騙,達成利益共識后,不斷捏造歪理邪說欺騙新人參與。“你騙了大家都有錢,你不騙大家都完蛋,不好意思的話咱倆一起騙,搞定幾個就習慣了”,形成不可觸犯一個傳銷天條。

    從人數倍增達到財富倍增的傳銷理論基礎來看,太多被騙的人放棄傳銷,才導致傳銷群體整體維持在一個動態平衡的數字,而這些平衡后堅持傳銷的人群,更多是因為無法面對損失、無法面對家人、無法壓制貪欲而延續了傳銷騙局,不斷對抗外界干擾,由此形成一個惡性循環,造就了生生不息滾動發展的傳銷群體,極大的抵消了打擊傳銷的效果。

    從法律操作上來講,打破這個傳銷中堅力量的囚徒困境心理,就是打擊傳銷見效的倍增武器。僅僅打擊組織者領導者是不夠的,下線成員罰款之后,在囚徒困境的僥幸心驅使下,變換馬甲、搬遷地點都可以延緩團伙崩盤時間。由此形成不打還好,一打就捅了馬蜂窩的擴散效應。來賓、北海、南寧、合肥的每一次大規模打擊,都會造成大面積擴散,搬遷各地的傳銷團伙信息源源不斷,越打越多的狀態難道也是執法部門的困境心態體現?


乒乓球起源于哪个国家